方向
香港青少年服務處主辦
「藉著文字說方向」徵文比賽
學校組 亞軍
6A 譚淬嵐

在熙來攘往的地鐵站,少不免肩踫肩,面湊面,迎面來的婦人,穿茠慞身m,雙手提茼U式各樣的紙袋。即使她狠狠地撞向我,我也不為意,因為腦中只徘徊荈媽的說話:「學畫畫?這有甚麼出息,根本不能謀生!」我低頭望望手錶,發覺還有半小時才補習。
驀然發現,一陣清脆連貫的結他聲在不遠處飄揚。我慢慢走上前,只見一個青年人席地而坐,黑色的結他盒打開,平躺於跟前。在來去匆匆的人群裡,全神貫注地彈奏茧畦L,左手在弦線上急速跳動,滑上滑落,右手則隨虒`奏撥動琴弦。即使有人偶然投下硬幣於盒內,他也無動於衷,他只是享受他自己的音樂世界。
在這片喧鬧中,難道這青年看不到人們不屑、冷漠的眼神?難道不明白匆忙的人們亳不欣賞他的音樂?我不明白。
我不禁走得更近,聆聽荂A這是一首輕快的調子呢!音符清脆圓滑,琴音連綿。聽荂A聽荂A我下意識地從口袋裡掏出五塊錢,放進他的殘舊結他盒。忽然,他抬起頭望了我一眼,嘴角上牽動了,又低下頭去了。青年依舊的沉醉於他的音樂中。
我呆了一遄A看看手錶,糟糕了!只剩下五分鐘,也遲到了!我趕快轉身邁步離去,踏上補習之路,走媽媽為我選的路。我真的羨慕那青年人可以選擇自己的方向,縱然茫茫人海中,有人向東走,有人向西走,但他們都走上了自己的方向。
那麼,我應該向東走?向西走?我不知道。